停工近五年 云南富源至兴义高速何时通

作者:林茂阳 吴铸城 时间:2020-09-29 15:26

字号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云南报道(记者 林茂阳 吴铸城)近日,中国商报记者接到云南兴富高速公路项目的社会投资方山东通达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通达)的投诉称,自2016年2月24日,富源至兴义高速公路项目(以下简称兴富高速)在项目起点云南曲靖市富源县举行开工仪式,此后五年再无任何施工进展。

据悉,兴富高速是云南省“十三五”规划及曲靖市“五年会战”的重点项目之一,是云贵两省的一条重要公路通道,也是云南省高速公路规划网中的组成路段。据记者了解,近年来,富源县百姓不断反映兴富高速什么时候能正式开工建设,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多次提出意见建议,要求早日启动项目建设。然而曲靖市政府及有关部门以“市级财政压力大、原规划路线压覆27个采矿权、方案需进一步深入论证”等为由,重新规划了富源至罗平等高速公路项目替换兴富高速,并建议兴富高速的项目公司——云南兴富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富公司)解散清算。

停工近五年 云南富源至兴义高速何时通-中国商网|中国商报社0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特许经营权被解除

“兴富高速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也不是项目方案是否要重新论证的技术问题,而是关系到政府的诚信问题,是涉及一个地方投资环境的优劣和政府公务人员是否依法行政的政治问题。”兴富公司专项法律顾问陈智勇律师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曲靖市政府声称财政承受能力有限,但宁愿仓促上马其他建设项目,也不愿意将如今已经基本具备开工条件的兴富高速贯彻始终,甚至欲将已经获得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两阶段初步设计批复和两阶段施工图审核的兴富高速废掉,而用未经过任何论证的新路线取而代之。

陈智勇表示,新项目规划时间长、未经过权威论证、不可控因素较多,不利于项目推进。而兴富高速终止、公司解散清算,等于将兴富高速自启动开始至今六年来的工作和投资全部归零。

兴富高速是贯穿云南富源县全境六个乡镇,与贵州兴义市乌沙镇G78汕昆高速公路相接的一条重要出省通道,由兴富公司负责建设、运营。2017年7月24日,曲靖市人民政府以社会投资方山东通达“履约能力不足、被列入失信企业、多次违约”等为由,分别向山东通达和兴富公司发出《投资建设协议》和《特许经营权协议》解除函。此时,距离山东通达增资控股兴富公司并完成工商变更登记不足两个月,距离山东通达第三期注册资金逾期不足一个月。

记者从兴富公司了解到,2015年12月22日,山东通达与曲靖市公路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按8:2的比例出资1亿元人民币,注册成立了云南兴富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2月19日,兴富高速《工程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获得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审批答复。2016年4月11日,山东通达经公开招标被确认为“富源至兴义高速公路(云南段)”项目的投资人。2016年7月26日,曲靖市政府与山东通达签订了《富源至兴义高速公路项目投资建设协议》,与兴富公司签订了《富源至兴义高速公路特许经营权协议》。2017年5月31日,兴富公司变更公司章程、注册资本和股东结构,注册资本由原1亿元变更为10亿元,其中山东通达占股71.48%。截至2017年6月,各股东已到位注册资本金6亿元,其中山东通达公司等社会投资方到资3.2亿元。目前,兴富公司已为富源至兴义高速公路项目支出约3亿元。

在给上级部门及社会人士的多份反馈件中,曲靖市有关部门将兴富高速不能如期开工的原因归责于社会投资人山东通达违约及融资能力差,“严重影响项目进程”。

山东通达授权代表、兴富公司董事长郭远振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在曲靖市政府发出解除特许经营权协议的通知后,山东通达和兴富公司随即通过曲靖市交通局向市政府提出异议意见,不同意解除协议,并多次向曲靖市政府和市交通局上报有关项目公司重组及推进项目进展的方案,但均未得到明确答复。

郭远振认为,曲靖市政府不该单方仓促解除协议,在解除函发出后的两年多时间内,在曲靖市领导和职能部门安排下,兴富公司仍在正常履行特许经营合同、推进兴富高速,承担了兴富高速云南段第二轮报件及贵州段报件等项目前期工作,继续为兴富高速的推进承担了全部后续工作并支付了4396万元的各类费用。其中,初步设计于2017年8月23日获得云南省交通运输厅批复,土地重新预审工作也于2019年12月23日获得批复。

违约争议项目停滞

陈智勇律师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曲靖市政府单方解除协议没有法律依据,在解除协议后,曲靖市政府及交通部门仍然安排兴富公司开展各项工作并承担巨额费用,这代表其以实际行动接受了兴富公司提出的不同意解除协议的意见,兴富公司法律地位仍然存续。

陈智勇说,《特许经营权协议》明确约定:曲靖市政府负责做好项目前期工作,并办理项目审批、土地报批和项目核准手续,以使其获得履行本协议所需的各种批文。2018年12月29日,云南省审计厅(云审投报【2018】138号)《审计报告》明确指出,“兴富高速路线多次调整,至今未确定路线起点” “兴富高速至今尚未完成建设用地审批”。陈智勇认为,曲靖市政府客观上存在没有及时、全面地履行相应合同义务,是兴富高速至今无法开工建设的原因之一。

山东通达作为投资建设协议约定的工程总承包,因为曲靖市政府单方解约导致项目停滞,进而导致山东通达被拖入数起工程诉讼纠纷,也导致山东通达在兴富公司的71.48%的股权被法院冻结。郭远振则表示,山东通达自签订投资建设协议后,不仅完成项目公司的组建,在征地拆迁尚未开始、初步设计尚未得到批复的情况下,第一二期注册资本金3.2亿元已按时、足额注资到位,完全具备履约能力。曲靖市政府对建设用地没有得到审批等政府违约在先等问题选择性忽视,却在给上级领导的反馈中将项目迟迟不能开工建设的责任全部推给山东通达,这种行为明显是“开门招商、关门打狗”,严重破坏营商环境,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对于双方履行合同的相关争议,云南省审计厅(云审投报【2018】138号)《审计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7月10日,双方未能按照投资建设协议的约定解决争议,未对协议的解除达成一致,项目处于停滞状态。责成曲靖市政府与山东通达公司依法依规解决争议问题,确保项目按期完成。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中国商报记者来到云南省曲靖市政府要求采访有关领导,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关兴富高速公路的问题,市领导也不一定会清楚,分管领导也在外地出差。该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到市交通运输局了解情况。

记者来到曲靖市交通运输局说明采访来意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局领导对兴富高速的问题可能也不太清楚,在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协调下,工作人员让记者找曲靖市政府投资方的代表——兴富公司副董事长张建国。

张建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曲靖市政府虽然发函解除与山东通达的投资协议,但解除后又没有解决清算问题,还让兴富公司参与兴富高速的推动。由于双方都存在一些问题,才导致该项目停工多年,希望兴富高速公路能按原来的规划进行开工建设,以免造成多方的损失。

“能通全通”为何不通

记者在曲靖市采访期间了解到,由于兴富高速至今未能实质性开工,也无法按照云南省“十三五”计划要求在2020年底前建成通车,经曲靖市人民政府上报请示,云南省政府于2019年9月6日同意将该项目从省“十三五”建设计划调出,不再作为“能通全通”考核项目进行考核。

记者在曲靖市政府采访时,有关人员表示兴富高速在今后几年都没有修的可能性了。富源县交通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被调出‘能通全通’项目,我们的理解是市里应该不会再修这条高速了”。

对此,兴富公司多名管理人员认为,兴富高速的审批手续齐全,已具备开工条件,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如果终止已经获得工可批复和初步设计批复的兴富高速项目、重新规划其他新路线项目的论证,将造成重复投资、财政资金浪费和国有投资决策失误。巨额的经济损失又由谁来承担?

记者从兴富公司拿到一份落款为今年9月8日,曲靖市交通运输局出具的《关于陈智勇反映“富源至兴义高速公路”问题的答复意见书》。该意见书显示:“项目无法按照‘十三五’计划要求在2020年底前建成通车的原因,是原社会投资人无法履行项目主体责任。原规划的路线将压覆27个采矿权……该项目路线方案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论证。”

富源县交通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经过论证批复的兴富高速项目是贯穿富源县全境最好的路线,也最适合富源县人民的出行,而压覆矿权等拆迁问题早已做好了前期工作。如果该项目不修建,还要重新规划新路线,反而不利于当地群众的交通出行。

该负责人表示,兴富高速停工至今已有多年,当地政府、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曾多次向上级政府呼吁早日建成通车。兴富高速如果建成通车,将给全县人民带来最大的福利,人民群众出行更快捷、更舒适。为全县融入滇中经济城市发展圈开辟了新通道,也为县城扩容、提速提供了新抓手,更为重要的是打通了南接沿海经济发达城市快速干道,一举多得。

一条经过政府部门论证审批的道路民生工程,至今已停工近五年。这条路修还是不修、如何修,当地政府是否存在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又如何得到保障,中国商报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海峡民生新闻报料:0591-8830110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停工,近,五年,云南,富源,至,兴义,高速,何时,
继续阅读
热新闻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推荐
关于我们 诚聘精英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报料
Copyright © 2002-2019 HXMSNEW. 海峡民生网 Power by DedeCms | 闽ICP备18012327号-2 备案标识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9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