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超:从宋代建窑建盏的釉色看黑釉之雅

作者:凌超 时间:2021-09-18 17:48

字号

凌超/文

图为本文作者凌超在研究建窑建盏。

  摘要:建盏是灿烂陶瓷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釉色丰富绚烂,给人以视觉享受,宋代文化又赋予了建盏独特的文人气息,让建盏充满了诗情画意。本文主要从兔毫纹、油滴纹、鹧鸪斑和曜变四种釉色来分析建盏的釉色,来感受建盏的诗情画意。

  一、建盏

  建盏是宋代八大名窑之一,是宋元时期福建建阳生产的黑釉茶盏,福建建阳乃是福建省最古老的五大县邑之一,建阳的窑厂被称为建窑,窑厂位于水吉镇的芦花坪等地。建盏所用的胎土是来自于闽北地区的土壤,如武夷山、建阳、建瓯等地,其含高铁成分高,所以胎色主要是黑色、灰黑色或红褐色等色,器底露胎处往往也有一层浅红色或深黑色。和其他黑釉瓷不同,建盏不仅是传统的单纯黑色釉产品,它能够在窑炉中发生窑变,在窑炉温度、氛围等要素的综合作用下形成独特的斑纹,可以说,建盏代表了中国古代黑釉艺术的顶尖水平。

  在中国近两年的瓷器史中黑釉瓷一直被人所忽视,建盏被发现,与宋代的饮茶、斗茶风尚分不开的。宋代,整个社会环境欣欣向荣,经济发达,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不论是皇室宗亲,文人雅士还是民间百姓,都热爱斗茶。斗茶时,人们常选用色相好、香味浓、茶汤香醇的茶叶,配上釉面呈黑色的茶盏,黑白分明,更易于观察汤花变化,给人视觉上的享受。由此,宋代的茶文化推动了建盏文化的兴盛。

  色彩是我们对光线的感知,能够直接影响到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色彩也是一种抽象的符号,作用于心理层面,激发我们丰富的联想,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色彩又被赋予了系统性的价值。宋代是黑釉的高峰期,茶文化极为推崇“黑”瓷,宋徽宗一直秉持盏色贵青黑的主张,建盏又不是普通的黑釉,建盏看,只有单纯的黑色,但漆黑之中蕴含着着丰富的釉色变化。建盏在窑炉中焙烧,特殊的温度控制下,釉料会发生特定的化学反应,釉中铁质会在釉面上流动,待窑炉冷却后,这些铁质会析出赤铁矿小晶体,这种小晶体在色黑釉面上会呈现出丰富的花纹,让人眼花缭乱,给斗茶家带来丰富的精神体验。

《聚宝盆》

  建盏的釉色变化带来不同的视觉审美享受,有的如宇宙深邃,有的如群星闪烁建盏,有的如羽毛闪耀。建盏代表性釉色包括兔毫纹、油滴釉、乌金釉、鹧鸪斑、曜变等几种,不同的配方和烧制工序会析出不同的铁结晶。这些绚丽的斑纹为宋人斗茶中带来了不同的审美情趣,文人雅士也创作了大量的诗词来抒发自己斗茶的独特感受,来赞颂建窑建盏如诗如画的意境之美。

  二、兔毫盏

  北宋蔡襄曾写道“兔毫紫瓯新,蟹眼青泉煮。雪冻作成花,云闲未垂缕。”紫玉瓯是建盏,而兔毫便是建盏中状如兔毫的斑纹,一根根纤细的条纹自然垂流,绀黑如漆的釉面上多了金属的光泽感,这种自然流露的典雅气息,使盏中茶汤都多了一份清韵。

  兔毫盏又分为金兔毫、银兔毫和异兔毫,金兔毫是具有金色光泽的毫纹,光泽性强,然而能够完整保存下来的金兔毫并不多见,大多都失去了表面的金光,变成了褐色。恐怕我们只能从黄庭坚的诗歌中见到金光闪烁的金兔毫建盏了。银兔毫闪烁的是银光,和金兔毫一样,保留至今的建盏早已失去了光泽感,银色蜕变成玉白色,由耀眼的光泽变得温润喜人。

  显微镜下的兔毫盏是由许多赤铁矿晶体组成的,呈现鱼鳞状,高温烧造之后,釉面流动,拉成长长的毫纹状,冷却后形成斑纹,有着强烈的金属质感,银光闪闪,不染尘凡。陆游《村舍杂书》中写道:“东山石上茶 , 鹰爪初脱鞲 , 雪落红丝硙 , 香动银毫瓯。”

《蓝光曜变》

  三、鹧鸪斑建盏

  鹧鸪斑是建盏中一种特有的纹饰,人们普遍认为鹧鸪斑呈白色或酱褐色斑纹状,鹧鸪斑与闽北一代的鹧鸪鸟羽毛相似,由此而名。鹧鸪鸟的喉部为白色,其余地方是黑色,黑色羽毛上点缀着圆形白斑。但目前,关于鹧鸪斑的争论还未停歇,有人会将油滴也看做是鹧鸪斑,也有人将曜变看作是鹧鸪斑,毕竟出土或现存的鹧鸪斑建盏数量太少了,所以人们也只闻鹧鸪声,未见鹧鸪身。鹧鸪斑建盏常见于宋人诗词中,僧惠洪有诗言“点茶三味须饶汝,鹧鸪斑中吸春露”,陶谷《清异录》中记载:“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

  深入探鹧鸪斑建盏,可以继续进行细分,根据整体斑纹分布可以分为正点鹧鸪斑、油滴鹧鸪斑和曜变鹧鸪斑,根据白斑的形状可以分为圆形鹧鸪斑和乱卵圆形鹧鸪斑。正圆鹧鸪斑建盏的斑点多为纯白色和银白色,和鹧鸪鸟的白斑相似,油滴鹧鸪斑的斑点多为银灰色、灰褐色,像沸腾的油滴在锅中起舞,大小不一,分布随意,曜变鹧鸪斑的颜色呈弱青紫光色,是一种神秘的颜色,十分耀眼。

《紫金油滴》

  鹧鸪斑的烧造技术比较特殊,有学者考察之后提出以下观点,浮萍机理是烧制鹧鸪斑建盏的主要方式。在1300℃的高温中持续煅烧,这时候釉面的铁物质开始从釉主体中分离出来,浮于表面,随时间推移抱团聚集凝成一块。煅烧结束后开始降温冷却,这时候釉主体、温度和气氛环境三者共同作用,将抱团中的铁析晶体冷却析出鹧鸪斑纹。还原气氛过浓和过淡,斑点的颜色都会发生明显的变化,含铁量过多过少,都不能析出鹧鸪斑的晶面形状。在1988年福建博物馆出土了一块鹧鸪斑建盏,这块残片上的白斑釉色较浓,斑点从内到外越来越稀疏,将白斑放大看,中间又比四周更为浓稠,所以学者认为鹧鸪白斑应该是二次上釉烧造而成的,二次上釉的釉面较厚,可以减缓流动性,可以增加其吸附性保持白斑的圆润形状。也有学者认为二次上釉的白斑容易脱落,并且从建盏几百年的烧造技艺的传承历史来看,二次上釉并非建盏的传统。还有人认为二次烧造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燃料,长久以来,只能满足小部分高端人群的需要,不利于批量生产,所以这种斑纹应该是自然形成,极为稀少,是窑中瑰宝。用鹧鸪斑建盏斗茶时,盏中白斑和乳白色的茶沫在光线下相互交织,斑驳点点,它们在茶汤中灵动飞舞,有绢丝般的质感,极富写意性的艺术形态,宁静淡雅,彰显造化之功。

  四、油滴盏

  油滴盏和鹧鸪斑有相似之处,一般认为,油滴盏的斑点更像油滴状,在十四世纪末十五世纪初的日本文献中有提及“油滴”一词,“油滴”建盏是仅次于“曜变”的一种建盏。油滴盏有金油滴和银油滴之分,斑点大小不一,随机分布。金油滴鹧鸪斑可以算是建盏中十分珍贵的品种,结晶斑偏向金色,宛如金色小花在釉面绽放,富丽堂皇。

  有考古学家发现,油滴釉是油料中的气泡爆裂之后呈现的斑纹,这种技术至今也很难复制,残片中也极少看到油滴盏,目前的油滴釉建盏可能只有在日本等国的收藏品种能看见。日本静嘉堂文库馆藏着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宋代油滴建盏,这只撇口盏是我口径超过了19cm,器型周正,线条优美,口大腹小,给人稳重之感,釉面以黑色为底色,黑色地上分布着油滴状的白斑,止釉线处釉色十分肥,还带有釉泪。李达教授认为,油滴盏上的斑点呈卵状,是因为烧成温度高,釉料流动性强,包裹团受向下的力而变形。日本这只油滴建盏口沿处的斑点呈金色,内壁为银色,一旦茶汤入盏,整个盏开始绽放富有层次感的变化之美,令人醉意陶陶。

《聚宝盆》

  五、曜变盏

  在日本《佛日庵公物目录》中提到“曜变”一词,“曜”则是“耀”,有闪烁光耀的含义,“曜变”则是釉面光泽的多变。曜变盏是建盏众多斑纹中最为珍贵的种类,釉面有不规则圆点,泛着耀眼的蓝光,曜变汇聚了日月星辰的光辉,釉面深邃幽秘,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又蕴含波涛汹涌的气势。

  传世的曜变盏极少,目前为人们所知的曜变盏只有日本收藏的三件,分别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藤田美术馆以及龙光院,其中举世闻名的“稻叶天目”便是一只曜变盏,号称“天下第一宝碗”。这只曜变天目泛着神秘的光彩,并且随着观察角度的变化,斑纹光环的颜色也会随着变幻,垂直观察时为蓝光,斜看时又散发金光,宛如浩瀚的宇宙,十分妖异夺目。

  曜变建盏的烧制过程中,需要土与火的完美配合,有学者发现,曜变盏斑纹的光彩多变是因为它上面有一层薄膜,所以,烧制曜变的还原剂种类、剂量、还原时间十分重要,形成彩光釉面才能出现曜变的奇观,失之毫厘便不能得到这稀世珍宝。

  六、结语

  黑釉瓷器最耀眼的时代便是宋朝,建窑建盏又代表宋代黑釉最高水平,一窑一世界,斑纹皆为天然形成的,可遇不可求。建盏有温润的釉面和澄澈的釉光,使黑釉变得绚丽多姿,古风韵味更加浓郁。

  参考文献:

[1]余蕾希,余甫倩,余学云.从“斗茶”看福建地区宋代黑釉茶盏[J].收藏,2021(04):134-139.

[2]张家华.彩色鹧鸪斑建盏及其制备工艺[J].陶瓷,2021(04):110-111.

[3]李平远.浅谈建盏釉斑的魅力和鉴赏[J].陶瓷,2021(04):137-138.

[4]徐长和.试论柴烧之美与建盏龙窑烧制之妙[J].陶瓷,2021(04):151-152.

  作者简介:

  凌超,男,汉族,1986年4月出生,福建南平建瓯人,大学学历,福建省手工艺协会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陶瓷产品设计一级高级技师、工艺美术师,现任南平市建阳区品森会建盏陶瓷有限公司艺术总监,主要研究“建窑建盏烧制技艺”。

获奖情况:

2016年04月,作品《束口油滴盏》参加首届中国建窑建盏养盏大赛,获得“金奖”;

2016年07月,作品《虹彩窑变》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

2016年09月,作品《幻影》荣获第十届合肥国际文化博览会评比“银奖”;

2016年09月,作品《金曜》荣获第十届合肥国际文化博览会评比“金奖”;

2017年05月,作品《虹彩窑变》在第十三届深圳国际文博会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金奖;

2019年10月,作品《金曜变》在第四届“金葵花杯”景德镇国际原创陶瓷艺术大赛评比荣获“金奖”;

2019年12月,作品《虹彩窑变》在第三届中国世界遗产工艺美术金狮奖·建盏类金奖;

2019年12月,作品《紫金油滴》参加第五届海峡两岸雕刻艺术大赛,荣获“福雕奖”银奖;

2019年12月,作品《金曜》在第十五届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荣获“铜奖”;

2020年10月,作品《紫莲》参加第六届海峡两岸雕刻艺术大赛,荣获“福雕奖”金奖;

2021年5月,作品《聚宝葫芦玄太极》荣获第十一届福建省工艺美术精品“争艳杯”大赛“金奖”;

2021年4月,作品《聚宝盆大漆》荣获第一届南平市“南艺杯”工艺美术精品大赛金奖;

馆藏作品:

2019年2月,作品《传统鹧鸪斑油滴》已被西安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9年5月,作品《现代建窑曜变盏》已被南平市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9年5月,作品《金曜变油滴大盏》两只,《金曜变油滴盏》三只已被中国福建文化海外驿站日本站永久收藏;

2020年1月,作品《金曜》已被云南省博物馆永久收藏;

2021年4月,作品《聚宝盆》已被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永久收藏;

2021年8月,作品《聚宝盆大漆》已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永久收藏。

(责任编辑:郭超)

责任编辑:海峡民生新闻报料:0591-8830110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凌超,从,宋代,建窑,建盏,的,釉色,看黑,釉之,
继续阅读
热新闻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推荐
关于我们 诚聘精英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报料
Copyright © 2002-2019 HXMSNEW. 海峡民生网 Power by DedeCms | 闽ICP备18012327号-2 备案标识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916号